新闻资讯
INFORMATION CENTER

勾结正品专柜柜员、植入芯片 他们打造了假LV产业链

发布日期:2021-05-12 14:56:07

勾结正品专柜柜员、利用正品非法拆解制版、生产制造原材料、生产加工成品包袋、伪造正品销售单据、跨境分销……这一制假团伙为了以假乱真,还自作聪明地在假冒包袋里植入芯片——

w1.jpg

检察机关与警方协作抓捕犯罪嫌疑人后经高铁押送返沪

w2.png

店铺内出售的假冒LV包袋

w3.jpg

用于生产加工假冒LV包袋的机器

w4.jpg

仓库内印有LV印花的布料和皮料

●截至2月9日,上海市青浦区检察院以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、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、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对一起特大LV包袋制假售假案中的全部26名主犯提起公诉。4月23日,公安机关又再次报送审查逮捕36名与该案相牵连的犯罪嫌疑人。目前,该案正在继续办理中。

  ●在包袋、皮具制造业发达的广东省,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成品箱包被加工、出售,远销全球各地,然而,在这些崭新亮丽的包袋之中却混入了一批假冒LV品牌包袋,这批包袋打着正品的名号,流入千家万户,甚至被销至中东地区。

  ●值得注意的是,这一涉假团伙为了以假乱真,自作聪明地在假冒包袋里植入芯片,通过扫描就可访问官网的正品链接。然而,LV品牌权利人却说:“LV正品包袋没有此类NFC感应芯片,但凡能够使用手机NFC感应功能感应识别的包袋,均为假冒仿制品。”

  皮料档口的转型

  至2020年,这家“长发皮业”已经彻底转型,成为专门生产LV品牌包袋皮料的黑作坊。

  2019年12月,上海市青浦区公安机关接到LV集团的举报,称有人对外销售疑似假冒LV品牌包袋。接报后,公安机关开始了缜密的追踪调查。青浦区检察院也提前介入,派出两名检察官全程指导警方取证侦查。

  利用正品非法拆解制版、生产制造原材料、生产加工成品包袋、伪造正品销售单据、跨境分销……俨然是LV品牌包袋制假售假“一条龙产业链”,而产业链的核心直指广州的一家皮革档口。

  经过在广东省的数月伏击,2020年7月14日,到了最后收网时刻,公安机关分为8个行动组,在广州和东莞两地同时开启抓捕行动,共抓获犯罪嫌疑人62名,缴获制假设备30余台,假包袋2000余只,假冒LV品牌名片1200张、证书62400张、标签36000个、品牌标识123690个。

  最先落网的是杨其伟、杨其轩、杨其正、杨其慧兄妹四人,他们均是假LV包袋皮料与五金配件的提供者。

  从2015年开始,杨其伟兄弟三人合伙在广州一家五金皮料城租下一间档口,取名“长发皮业”,专门从事鹿皮绒布、棉布等个体经营。兄弟几人的生意做得很顺利,慢慢发展壮大,后因人手不足,又雇了四名员工从事销售。

  2018年,陆续有客户上门询问能否制作带LV品牌标识或棋盘格花样的PVC皮料,问的人多了,杨其伟有些心动,但杨其轩与杨其正心生胆怯,两人劝说大哥不要做这行。杨其伟起初还听从两个弟弟的劝告,但后来考虑到妻子刚生下三胎,最大的孩子也上了初中,自己也年将四十,心想不如借此机会大赚一笔。

  因此,杨其伟率先开始承接制作LV箱包皮料的生意。起初他从市场上买了PVC的底料,找人打印LV的老花或者棋盘格子,一共做了100多卷,卖了10多卷后市场反响不好,存在掉色、花型不对的问题,这些料都砸在他的手里了。之后,他找到了亲戚杨春尚,2020年3月至7月14日,杨其伟将LV品牌标识的图案以及自有皮料提供给杨春尚进行加工,共计打印蓝色、粉色等带有LV品牌标识的渐变色图案2300余码(每码可制作3个包袋)。

  未料,这批假LV皮料销路异常火爆,杨其轩、杨其正兄弟最终也经不住诱惑,认为只要行事隐秘就不会被发现,随即陆续“下场”,共同经营这一行当。他们甚至将自己的小妹杨其慧也招揽过来,让她帮忙负责送货等相关事宜,而“长发皮业”内的几名员工也未能抵挡住高工资与可观提成的诱惑,纷纷加入。其中一名叫黄柏的年轻员工曾因贩毒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,刚出狱不久,就又跌入了这起特大制假售假案的深渊。

  而此时的几位“杨老板”,在皮料压印和激光打印之余,又发展出了五金配件的精细加工和筛选生意,大量皮料和五金配件堆放在他们的档口与仓库内,他们特地与皮料城商议租仓库不签合同。杨其伟交代:“我也知道卖印有LV标识的皮料肯定是违法的,不签合同的话,如果仓库被警察查到,那警察应该也不会找到我。”

  至此,这家“长发皮业”已经彻底转型,成为专门生产LV品牌包袋皮料的黑作坊。就是从这个黑作坊开始,办案检察官通过对其架构庞大的上下家的审查,发现了其背后隐藏着的隐秘而成熟的产业链。

  “在杨氏兄弟背后,我们挖掘出40多个窝点,各窝点分工明确,协作制假售假。”办案检察官顺藤摸瓜,查阅数十本账本与上万条聊天、交易记录,终于找到了决定性的关键线索。

  谁是“内鬼”

  办案检察官查阅了大量的聊天记录和交易信息,最终将目标锁定在广东省某商场LV品牌专柜柜员施云琴身上。

  办案检察官在查阅“长发皮业”数年来的账目资料时,发现一条记载着杨氏兄弟与最重要的一名帮手的交易记录,她来自于LV品牌内部。

  “我们在扣押的证物中发现了三十几个正品包袋,这些包袋几乎涵盖了LV品牌所有热销的款式,但令人起疑的是,这些包袋都有明显的拆解痕迹,这些包袋是从哪里来的?又是用来做什么呢?”

  带着这些疑问,办案检察官查阅了大量的聊天记录和交易信息,最终将目标锁定在广东省某商场LV品牌专柜柜员施云琴身上。

  施云琴被抓捕到案后,交代了犯罪过程,事情的真相果然如办案检察官所料。原来,杨其伟一直购买正品包袋用于拆解制版,他已在施云琴处购买了十几个包袋。

  然而,从了解到新款,到拿到正品,再到拆解制版,这其中耗时良久,该团伙考虑到假包要能与真包一同上市,才能迎合那些试图赶在潮流第一线的客户群,遂着手将LV内部员工拉下水。

  杨其伟与施云琴几次接触后,施云琴最终同意加入。而后,杨其伟总能从施云琴处得到第一手的LV内部员工培训保密资料,这些资料中有尚未发售的新品款式以及详细的图解。拿到这些资料后,他们再进行仿制,甚至能做到比正品更早上市。

  据施云琴交代,她负责提供内部资料,从未参与售假的实际操作,但她听杨氏几人提过,“只要有许忠义在,这些包就不愁销路”。

  “许忠义”这个名字,早就由于出现频率过高,被办案检察官着重作了标记。

  生产销售一条龙

  为了提高销量,杨氏兄弟、许忠义与林氏姐弟打通了销售链。

  经多次讯问,原本口风极紧的许忠义向办案检察官承认,他是“长发皮业”最大的客户之一。警方从他的工厂内查获的使用“长发皮业”原材料制作的假冒LV成品包袋,总价值达1200万余元。

  从2018年5月至2019年7月,他先后花49万余元在“长发皮业”采购皮料,他的包袋最远卖到中东地区。许忠义又交代出了一个销售链下家。

  广东的林氏姐弟(林学敏、林学达、林学纳三人)在微信朋友圈推广假冒LV包袋,熟知消费者喜好与需求的他们,也担负起了“选品”的工作。

  许忠义原先是制作假冒LV盒子,后来开始制作假冒LV包,林学敏便在他那里进一些成品包,然后自己加价卖出去。

  林学敏的生意做得如火如荼,弟弟林学达出狱后,她就让他跟着自己卖货,三弟林学纳不久后也加入。林学敏不仅把弟弟拉进入伙,还把家里的其他亲戚也拉了进来。

  自2018年4月起,林学敏又以房租冲抵工资的方式雇22岁的侄女小丽为其售卖的假冒LV包袋拍摄宣传照片、管理账目;将日常用于卖货的微信号交给侄女筠筠管理使用,帮助自己维护客户和代付调货款项,允许筠筠使用该号在不影响原有客户的情况下自行揽客销售,所得获利充当工资;又以每月4500元的工资让侄女钰钰为其打理两个微信小号,负责这两个微信小号销售假冒LV包袋和售后修理的接待工作。这一违法犯罪的买卖俨然被他们干成了一个“家族企业”。

  为了提高销量,杨氏兄弟、许忠义与林氏姐弟打通了销售链。

  林学敏等人除了自行售卖,也发展了众多下家,他们将成本仅100至200元的仿制包袋以每只300至500元的价格大批量出售给一级经销商,一级经销商在加价40%后,再以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批发、分销至全国多地。

  在包袋中植入芯片

  这个犯罪团伙为了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,迷惑广大消费者,他们还搞起了“自主研发”。

  “我们在办案中注意到他们有一个名为‘芯片群’的微信群,几名主要犯罪嫌疑人都在这个群里。他们为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,在假冒包袋里植入芯片,通过扫描芯片就可访问官网的正品链接,以此蒙骗消费者。”办案检察官说。

  在查证过程中,办案检察官惊奇地发现:买通专柜柜员获得第一手资料后,这个犯罪团伙为了攫取更大利润,一直都在思考着如何做才能“留住客户,提高竞争力”,为了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,迷惑广大消费者,他们还搞起了“自主研发”。

  “这两年我看到市场上芯片包开始流行起来,网上有NFC门禁卡刷标签的教程,就自己试着把LV官网上的信息刷到NFC芯片里。”当办案检察官讯问杨氏兄妹时,他们如此解释。

  经植入芯片的包袋,只要用手机对其扫描,就会跳转至LV品牌官网对该款包袋介绍的页面,众多没有深入研究了解的“小白”买家就被此效果所迷惑,从而确信这是正品。

  杨氏兄妹以每个0.1元的价格购入一大批NFC芯片,将其植入包袋中,剩余的就以每个0.2元的价格卖给其他制假工厂。

  杨其正将资料导入芯片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妹妹杨其慧。办案检察官问完成一个LV包袋的芯片植入需要多长时间,杨其慧交代说“需要十几秒、二十几秒的样子”,一个小时,她一人能完成近150个包袋的芯片植入。

  在此次抓捕行动中,警方也查获芯片等原材料10万余件。

  然而,据LV品牌权利人介绍,LV正品包袋没有此类NFC感应芯片,但凡能够使用手机NFC感应功能感应识别的包袋均为假冒仿制品。一位不愿具名的奢侈品鉴定行业资深从业者坦言道:“这个团伙还在包里装芯片,说实话,我不懂这是为什么。”

  证据确凿,依法严惩

  只要证据确凿,这条产业链上下游的所有主犯都将以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共犯论处,接受法律的严惩。

  面对牵涉范围庞大的上下游产业链,办案检察官在案件办理过程中其实也产生过疑问:是否要全部抓捕到案?生产皮革原料的厂家又是否构成制假售假犯罪?

  青浦区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最终引用了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发布的《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》,其中第十五条明确指出,关于为他人实施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提供原材料、机械设备等行为的定性问题:明知他人实施侵犯知识产权犯罪,而为其提供生产、制造侵权产品的主要原材料、辅助材料、半成品、包装材料、机械设备、标签标识、生产技术、配方等帮助,或者提供互联网接入、服务器托管、网络存储空间、通讯传输通道、代收费、费用结算等服务的,以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共犯论处。

  也就是说,只要证据确凿,这条产业链上下游的所有主犯都将以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共犯论处,接受法律的严惩。

  “截至目前,我院审查认定,仅在许忠义处查获的由‘长发皮业’提供皮料制作的假冒包袋就价值1260余万元,在林氏姐弟处查获的包袋价值1170余万元,另有产销链上的其余供货、销售环节,共计涉案金额超1亿元。”该案的办案检察官王胜说。

  历经数月审查,检察机关认定该制假售假产业链中30余名犯罪嫌疑人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而予以制作、销售,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触犯刑法,应当分别以假冒注册商标罪、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、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追究其刑事责任,遂批准逮捕。

  “随着《刑法修正案(十一)》的颁布实施,知识产权犯罪惩处力度也在不断加大,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刑期由以前最高的七年,提高到十年,进一步提升了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威慑性。”王胜说,对重大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,我们提前介入侦查活动,及时引导侦查思路,明确侦查方向,有针对性地提出收集、固定、完善证据的意见和建议,确保侦查取证有效性和案件准确性。